您的位置:首页 >财务公司得性福(正在与作者联系,确认是否原创)

财务公司得性福(正在与作者联系,确认是否原创)

本帖最后由 加多宝111 于 2017-1-3 22:58 编辑

(一)
  叫黎莹,在深圳的一家财务公司工作。是会计,同组有二个女人︰周秀琴和陈果果;还有一个男人,叫王昆华。我们几个都已结了婚,果果是刚毕业来的,人长得挺秀气,挺惹人喜爱。秀琴是财务经理,最近离了婚。
  我们四个人同在二十楼的一个办公室,其他的同事都在楼下十一楼办公,我们几个平时工作都挺清闲的,收入也不错,有时也在办公室打打牌,说一些带晕的笑话打发时间。
  这天下午,公司的中央空调坏了,也不想做事,我提议打牌,他们都赞成,就打了几圈麻将。
  「黎莹,你老是出重,我可要吃你了!」昆华说︰「二筒!」
  「你有本事吃她麽?人家可是淑女。跟二筒!」秀琴说。
  「淑女也是人嘛!」昆华笑着说︰「淑女发起姣来,更加利害呢!」
  「你老婆就是例子吧?」秀琴笑着问。
  「谁说的!我老婆本来就不是淑女!哈,我不吃上家,自摸了!」
  昆华今天的手气真好。
  「哎!我四飞叫都摸不到,你单吊都行!真!」我说。
  「当然,你得到满足了嘛,当然不用自摸了。」昆华说。
  「你再自摸的话,我们不给钱啦!输了一千多了!」果果说。
  「没办法,没人摸我,我只好自摸了!」昆华好像一脸无奈。
  姑。靠茨阍貅崴溃 刮宜怠
  「对,他再自摸我们都不给钱!」秀琴也说,她笑着问昆华︰「喂,你都赢了六千多了,打个折头收一半吧?」
  「哇!去夜总会给贴士都不用那麽贵啦,一个小姐一千块啊!」昆华当然不干。
  「夜总会的小姐要多少?」我问。
  「最多八百。」
  「那我们收一千也不多麽?」秀琴笑着说︰「就这样啦,每人减一千块!」
  「不行!我已经赢了的不能减,最多我再赢的减半收吧!」
  正说着,昆华又自摸了,我们都不给钱。昆华苦瓜一样的脸,说︰「喂,小姐,我赢的收不了,那不是净输?不好吧?」
  「跟女人玩是这样的,去夜总会你不也说出钱讨人高兴麽?东风!」秀琴笑道。
  「是呀,你当作是去了夜总会好了!」我也帮腔。
  「你不要老是自摸就好了嘛!」果果笑着说︰「巾三万!」
  「不自摸怎麽赢?你们摸不到,我也没办法呀!」
  「你是不是年轻的时候经常自摸啊?这麽能摸!」我笑他。
  「你们有人摸,我没人摸,只好自摸咯!」
  「去!我才没人摸呢!」果果说。
  「你没结婚,当然不同啦,她们可是天天有人摸!」
  「死嘴!我都离婚一年了,哪有人摸!」秀琴笑骂道。
  「哦!那小莹天天有人摸了!」昆华笑着说︰「哈哈!我又自摸了!」
  「他今天吃了屎了!不给!」秀琴说。
  我们也都不给钱。
  「哇!你们总不能老是赖皮麽!这怎麽打嘛!」昆华叫道。
  「谁叫你老是自摸!」我说︰「果果出了南风你不吃,自己找的!」
  「喂,多少总得给一点麽?摸得这麽辛苦!」昆华只好来软的。
  「刚才说给一半,你又不干,现在没有了!」秀琴说。
  「对!苏州过後没船坐了!」果果说。
  「唉,早知道这样,我不如去夜总会更合算了!三索。」
  「去夜总会伤身体麽!」我说︰「我们是为你好啊!」
  「巾!就是嘛,免得你老婆怪你没用!」果果也捉狭道。
  「小莉也知道挺多东西的嘛!」秀琴笑说。
  「小莉知道的绝不比你们少呢!」昆华说︰「起码知道有没有用麽!」
  「去!我是跟你们学的!」果果说︰「你自己说去喝酒,喝得醉熏熏的,你老婆说你没用的嘛!」
  「谁说的!喝了酒才利害呢!」昆华说︰「你问问她们是不是?」
  「真的?」果果问。
  我和秀琴笑了笑,不置可否。
  「当然啦!她们经验丰富着呢!」
  「哪有你那麽多经验!哈,吃你!」我笑着推牌︰「六九万,吃!」
  昆华说︰「你们不给,我也不给!」
  「不行!你自摸我们才不给,我这是吃,快点,二百!」我伸手要钱。
  「那我不是亏定了?不干!哎呀!抢钱呀!」昆华一不留神,果果抢了他几百块给我。
  「唉,下次跟你们打牌,不打钱了!」
  「打什麽?」我笑着砌牌。
  「打脱衣服的!」昆华没好气的说。
  「好啊,现在也可以啊!」秀琴笑着说。